第三十章 脸红(1/2)

翌日一早,曙光微现。

郭潆心依旧不想起来,因为浑身的骨头像散了架子一样疼。可是她又见不得母亲那整日以泪洗面的神情,只好硬撑着坐起来,然后下床活动。这样一来,也好让母亲稍稍宽心一些。

其实她不怕周思言母子。

或者说她一个死过一回的人,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是捡了便宜,还有什么可怕的呢!不怕伤,不怕痛,甚至不怕死。

可是她唯独怕的就是让亲人伤心难过。

“好了,还是回床上躺着吧!”曲素依见女儿走得吃力,汗珠子滚滚而落。端着粥碗劝她回床上。又回头吩咐绿萝赶紧把药碗端过来给小姐服上。

服完药,曲素依叹了一口气,回了自己房间。剩下的这主仆二人便聊了起来。

“绿萝,伽南怎么样,无大碍吧?”郭潆心接过绿萝递过来的蜜饯,含在嘴里。

“小姐放心。”绿萝接过药碗,笑道:“伽南少爷都是皮外伤,没有什么事。今早他还进来看过你,不过你正在睡着。”

她放心地点点头,“那就好。”又道:“那孩子已经够可怜的了,可别再让他受什么苦难了。”

“小姐这样护他,什么时候是个头?”

“能护一日是一日。”她吞下蜜饯略有感慨,“我在这世个也没什么亲人,唯一的心愿就是护着我娘和伽南的周全。”随即又笑了笑,指着绿萝道:“当然,还有你。”

绿萝也笑了,转身出去送药碗。

掀开帘子的刹那,正好撞见伽南直挺挺地站在门外。平时空洞迷茫的眼神中,似乎有了那么一点点不一样的东西。

“伽……”

绿萝话没出口,被伽南抬手挡住了。她了然明白,便笑笑去厨房送药碗了。

伽南也没有进屋,只隔着帘子静静看着郭潆心。

他看着她因为身子疼痛,翻身的时候都是呲牙咧嘴的。他听着她嘀咕:“这药似乎有安神的作用,怎么老是觉得犯困?”

不一会儿,她就真的睡着了。

郭潆心再醒来时,屋里空无一人。夕阳的余辉正透过窗纱斑驳而入,让人产生一种极为慵懒的感觉。

躺得太久,身板都硬了。她歪身下床,动了动僵直的脖子,吸着鞋子来到窗前。

几日未曾出屋,窗外那棵茂盛的桂花树竟然已是花开满枝。微风一过,不但泌人心脾的桂花香气飘得老远,枝头纷纷散落的桂花瓣也籁籁而落,让人觉得美得不够真实。

透着窗纱仔细看去,桂花树下有一抹小小的天青色身影,一动不动。

伽南在做什么?怎么一直不动。

十分钟后,依然没动。

“伽南,你怎么了?”郭潆心推开门,见到了浓眉俊目的伽南。

他双腿分成八字,膝盖微弯,两手手臂恰好微弯架在身体两侧,一双薄唇微微抿着,很是认真的样子。

“你,你在扎马步吗?”郭潆心很是诧异。

伽南重重点了点头,依旧保持那姿势没变。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