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瘸子(1/2)

“忆灵姑娘,你家离这远吗?”既然有缘遇到,郭潆心倒是想见一见这个瘸子铁到底是怎么样的高人,为何远在千里之外的父亲都知道他的大名。

“不远,就在山脚下。”江忆灵将已经烤好的鸡腿撕下来递给郭潆心,“潆心姑娘,你吃鸡腿。”

“忆灵姑娘,你吃。”郭潆心不好意思一个人霸占着鸡腿,赶紧将鸡腿推了回去。

“潆心姑娘,给你吃,你就吃啊!”江忆灵笑道:“可能你们住在城中的人,觉得烤鸡是个稀罕物,但是对我们这种住在山脚下的人来说,想吃烤鸡日日都有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郭潆心笑了笑,接过鸡腿,但是她没吃,而是递给了就坐在她旁边的伽南。又转头对江忆灵道:“那你们为何不住在城中,城中人多,来往商旅也多,那样你阿爹打铁的生计不是是会更好一点嘛!”

江忆灵摇了摇头,又扯下一个鸡腿递给绿萝,“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阿爹就是不太喜欢去人多的地方。”说着一吐舌头,“他那个人啊,就是有点怪,不过我也习惯了。”

“这样啊!”郭潆心点着头,接过绿萝撕下来的一块鸡腿肉,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正想着如果想去瞧瞧那个瘸子铁,但是人家女儿不邀请,也不好冒昧而去。何况自己也没有什么兵器需要加工。即便想去,也寻不到理由。

正在她琢磨着,该如何寻个借口时,那边江忆灵却开口了。

“潆心姑娘,要不你们几个到我家坐一坐。我自小在山边长大,我阿爹带着我从这个山搬到那个山,一直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自然也就没什么朋友。既然我们认识了,不如你们就到我家认认门,若以后还有机会来这山上,我带你们狩猎可好?”

郭潆心看那江忆灵倒是一脸诚恳,正好自己也想去看一看瘸子铁,就满心欢心地答应了。

几个人将一个烤鸡吃个干净,又趴在山泉旁喝了一会儿甘甜的泉水,就随江忆灵下山去了。

江忆灵背着弓箭,带着几个人一直走小路,很快便到了山脚下。

远远一望,那是一块用木杆堆成的院落,院内两间茅草屋,离茅草屋数尺之外有一个皮肤黝黑身材矮胖的中年男子正在一下一下的打铁,远远的就听到“砰砰”之声传来。

“打铁那人就是我阿爹了。”

随着江忆灵再走近一些,郭潆心看到那个江义肩上搭着一条手巾,不时抹一把脸上的汗珠,身边的铁炉之内火烧得很旺,似乎还发着幽幽的绿光。

奇怪的是,这个院子之内除了茅草屋和打铁房,没有一草一木,也没有半只家禽的影子,非常的干净利落。这反倒不像是村野人家的院落了。

“阿爹!”江忆灵大喊一声,兴高采烈地冲进院子,“阿爹,这是我在山上狩猎时认识的朋友,他们都是城中的小姐和少爷。”随后又指着几人给瘸子铁介绍,“这位姑娘叫郭潆心,这位少爷叫伽南。”又指着绿萝道:“这是潆心小姐的丫鬟叫绿萝。”

瘸子铁将手中那烧得通红发亮的铁器放下,将几个扫视一遍,微微一笑,用沙哑的声音道:“忆灵,那你就带几位客人进屋喝茶吧!”说着,他也走了过来。

果然,他的右腿是瘸的。走起路来一跛一跛的,整个身体看起来很不协调。

江忆灵热情招呼大家,瘸子铁站在院外的水盆前洗了洗手,然后捧着一盘子鲜果进了屋,“我们家忆灵啊就是太孤单了,自小就没有兄弟姐妹,也没有玩伴,所以见到个年纪相仿的孩子,就要拉着人家来家里玩。这不也没什么招待你们的,这是在山上采的果子,姑娘若不嫌弃,就尝尝看。”

“谢谢江伯伯。”郭潆心倒也没客气,伸手拿起一个山梨,她自幼偏爱酸食。每每看到酸食都忍不住想尝一尝。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