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看病(1/2)

郭潆心从井边打水回来的时候,母亲曲素依还守在那两个人的身边,寸步未离。见她端着冷水进了门,赶紧迎上前焦急道:“潆心,那个孩子身子很烫。”

“是吗?”郭潆心放下木盆,快步走过去抚上那孩子的额头,感觉到那滚烫的温度,心下也着急起来。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她深深知道一个病人发烧就意味着危险。

她一边拧了一块沾湿凉水的手巾,一边焦急地向门口张望,“绿萝怎么还没回来?”

“是呀!”曲素依也急得快步到门口张望一阵,又转身道:“怕是被你舅母发现了,扣下绿萝来问话。”说罢了,看了看床上的两人,无声地叹气。

寄人篱下,寄人篱下!

这寄人篱下的生活什么时候结束?

想到这,郭潆心突然咬了咬唇,拉着母亲到圆桌前坐下,轻声道:“娘,我一直想和您说。”

“说什么?”对于郭潆心的话,曲素依表现得有些心不在焉,她现在关注的是绿萝会不会被嫂子扣下问话,屋子里这两个病人会不会被嫂子发现。

郭潆心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两下,认真地道:“娘,我们为什么要住在舅舅家,每天还要看舅母的脸色过日子。我们几个人搬出去找个房子住,难道我们过不活吗?”见母亲没说话,又继续道:“您看我们现在的日子,吃不像吃,穿不像穿,舅母心情不好了,就要找我们发脾气,还有舅舅家那几个孩子,不是对我们横眉冷对,就是指桑骂槐。这种日子我真是过够了!”

曲素依似乎已经预料到郭潆心要说的话,她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意外,反而是拉起女儿的手安慰道:“潆心,确实是苦了你了。在皇城的时候日子不好过,不远千里来到云荒城,日子还是不好过。”

“娘,我不苦。苦的是你。”郭潆心一脸正色,表情严肃:“我们从京城出来的时候,爹给我们带足了一年的银子,那可是整整二百四十两,结果舅母整天琢磨着如何拿走我们的银子,真是找足了各种借口。结果一年的银子被她苛扣没了,又惦记着第二年的。结果这第二年的银子,京城那边迟迟没人送来,她就开始在您身上打主意,什么金银首饰全被她拿走了,最后连您那带金线的衣服都不放过。到最后实在没什么可拿的了,不但在我们的吃食上动手脚,还动不动就来骂街……”

一想到舅母那凶神恶煞的样子,郭潆心真想上前踹她两脚。可偏偏母亲要忍她。

“孩子,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们能到哪里去?再说你舅舅也不会同意咱们离开这儿的,当年是你爹差人把咱们送到这里,若是有一天,你爹爹差人来寻咱们,若是咱们不在这里了,那,那你舅舅该如何交待……”曲素依顿了顿又道:“孩子,咱们再忍一忍,或许你爹那边疏忽了,等他想起来,把银子给咱们送来,日子就好过了。”

郭潆心还能说什么?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脚面,觉得母亲又是可恨又是可怜。虽然现在自己也身为古代的一个女人,虽然自己也出身不好,但一定不能过得像母亲这般卑微。

对,决不将自己的命运放在别人的手中。

“小姐,大夫来了!”愣神之际,绿萝已经带着一阵热风跑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位拎着药箱留着山羊胡子的老大夫。

郭潆心和曲素依同时站了起来,将进来的大夫引到那妇人和孩子床边把脉。

“大夫,他们怎么样?”见大夫收回手巾,郭潆心赶紧上前一边将大夫引到桌前用茶,一边询问他们的病情。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