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482 喜讯(1/2)

“老曾啊,对面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些?不在接受世界高校评测机构的学校排名还成了招生宣传的亮点了?什么叫把原本用来评定排名的补贴用于国内学生补助,增加教授待遇?这不是在输出舆论导向嘛?我们以前为什么落后?自大啊!是,以前文明很辉煌,华夏日子过得去,康乾盛世嘛,日子过得好,总能养出一些不愁吃喝的一帮人。

“生活无忧了就去琢磨那些理学、哲学,争论的是广义上的对错。那边日子过的差,动不动就死人,黑死病横尸遍野啊,但这让人家有动力去研究科学,世界不就是这样?你关上门造车已经被证明是不行的,不能说做出一点成绩就骄傲了吧?还是要开放,要交流的吧?’

五道口职业学院某办公室里,两位中年人正坐在沙发上,聊着天。

“哈哈,曲校长,你说的这个情况其实我也了解。实际上这次部里叫我来跟你谈话,也是想沟通这方面的问题。其实大家还是觉得思想能统一起来。关于燕北大学将这些用于招生宣传,我们也关注过。其实也是他们那位宁院士建议的,每年宁班招生都要早一些嘛,所以定下了基调。,

“怎么说呢,我们这里也过一些争论。教育是大事嘛,不过这个评判标准是不是该延续以前那一套,也有很多争议。当然,我们影响不到国外那些评定机构,也只能是内部讨论。有同志就认为,我们的确不应该完全相信他们那一套,毕竟自有国情在嘛。”

“相对保守的移民政策跟一些宣传方面的因素,加上你刚刚说得,二十世纪欠下的债,我们的高校吸引力不够才是正常的,这也导致一些评定标准的确对我们不利。既然不利何必还要去理会?你应该知道了,宁班今年开始正式招收国外本科留学生,而且要求还是很高的。招生简章明确规定了对成绩跟汉语水平的要求,因为有些科目是汉语授课嘛,而且注明面试不代表最终是否通过考核,来了还要考试,然后择优录取,总共也就12个留外名额。”

“你猜怎么着?效果很好啊,曲校长。元的报名费啊,不管能否通过录取,这笔钱都是不退的,但这消息传出去,一周时间就收到了769份申请表,都是很优秀的孩子啊,其中百分之八十还是来自于那些先进的国家跟地区。说实话,这是我们之前都没想到的,之前报备的外籍学费标准是1.2万美元每学年,不过小宁大概是看报名最近还想往上提一提涨到两万美元。而且打算多给些国际生名额,甚至宁班可能明年要开两个班。

“另外现在燕北大学物理学院正在联合小宁跟物理基础实验室仪器筹备建设为班了。未来正式招生之后,大概会是外籍教授最多的一个本科班.

老曾话说到这里,直接被曲校长打断:“老曾啊,说到这個我可就有话说。上面是不是太厚此薄彼了些?物理基础实验室之前是人工智能研发中心的投入,我就不说了。但那些合同我也看了,太优厚了吧?这跟燕北大学联合无非就是让学校拿钱养人嘛!但钱从哪来?还不是上面补的?’

“如果按照他们这标准,还要再挖上千人,这每年得投入多少?而且还搞那么高的待遇,满世界找顶级厨师这种事都做出来了,拨款一大半都要砸进去吧?上面也不可能看着燕北把其他学科就都荒废了吧?给他们的定额提高?每年提高多少是个头啊!搞得现在我们自己的教授都心里痒痒,这不公平吧?’

听到这抱怨,老曾笑了,道:“曲校长啊,这么想就真错了。嗯,每年教育线给你们的拨款都是透明的,哪里存在什么厚此薄彼?你还别不服气,算了,跟你透个底吧。人家有这个底气,是因为这钱是人家自己掏的

“别这么看着我,事实如此,宁院士他自掏腰包投了五千亿人民币到十年专项计划里,专款专用,同时这笔钱也是单独审计的,你有什么好抱怨的?实验室挂燕北大学的牌子,是燕北大学跟宁院士谈了很久才争取来的,不然你以为为什么宁为开口的建议能这么快落实?”

“更别提那位宁院士是真敢惹祸啊,想想看吧,让那只猫乱玩微博,惹出那么大的影响啥风波都没出来,就这么轻轻放下了。人家是真有功劳啊!呵...全球点烟系统?他是真敢说阿。

旁边的曲校长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老曾

是的,这个消息直接颠覆了他对世界运转规律的认知。什么全球点烟系统这种屁话自然不在他们的讨论范围内,但这笔钱

当然,曲校长是真不知道,说道砸钱这种事,宁社都是跟宁为学的。

“五千亿还是人民币?老曾啊,五千亿啊?自掏腰包?他那个湍流算法打包卖了这些年也不能有这么多啊,就算再加上宁社也不够啊!这钱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啊?”

老曾摇了摇头,感慨道:“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我真不知道,这种事情我怎么好去打听?就算我去打听人家也不会跟我说啊。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人家敢拿出这笔钱来,这笔收入肯定是合法的,这就够了。而且他愿意拿出来,谁还会有话说?’

办公室内彻底沉默了,气氛也开始变得有些古怪。

显然曲校长正在脑海里慢慢消化这个消息。

五千亿是个什么概念?今年华清的财政预算总收入不过406.2亿,其中财政拨款占比27%,五千亿算上即便算上正常通货膨胀导致货币贬值的速率,起码也得华清大学十年才能赚够这么多了。

更别提这是五千亿现金,不可能放在那里不动,如果加上这十年的收益,就是把现在华清全砸了,再重建一个大概也够了。

果然有钱是真的能有底气啊!但这钱到底从哪儿来的?!

眼看着气氛渐冷,老曾又开口了:“对了,跟你说个趣事,他们物理学院那位陈院长拉着宁为到我们那里申请的时候,韩旭同志专门拉着我去跟小宁聊了聊,谈起退出国际排名这个决定价猜他怎么说的?’

“这个真猜不出。不过年轻人气盛,说什么到也不奇怪。”曲校长配合着摇了摇头,苦笑道。

“嗯,的确是年轻气盛啊。”

老曾叹了口气,才继续说道:“小宁说他在本科阶段去参加一次国际会议的时候,就说过未来有一天,华夏一定能成为全世界的科技中心。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得有自信,其次,就是要矜持起来,但最重要的还是要有制定规则的底气,要有这个底气首先不能任人拿捏。”

“所以现在我们退出这套评定系统,并不是为了退出而退出,而是为了以后我们来制定游戏规则做好准备。放弃面子,修好内功,等准备充分了,时机到了再开始主动宣传,发出自己的声音,重新制定一套体系。哪怕最初是你评你,我评我,甚至我们的评定系统不被大家接受也不要紧,影响力就是慢慢这么抢过来。”

“哪怕暂时落后,但此消彼长嘛,后起之秀可以完全没有压力,压力都在对面呢。这些都是他的原话,韩旭同志还想反驳,但人家一句话就让我们没话说了.

说到这里老曾卖了个关子,没有直接说下去,而是端起茶几上的杯子,浅浅开始品起了茶水。

“哦?哪句话?”曲校长忍不住催促道。

老曾大笑道:“哈哈,他说三月奖跟三月期刊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还说以前大家只在十月聊科学,现在每年三月也开始聊科学。诺贝尔奖跟三月奖已经被很多科学家放在了差不多同等的位置,而且我们的评选规则更透明,更先进,三月奖那套打分系统已经深入人心,可比诺贝尔奖暗箱操作的模式要服众.这对比,的确是让我们无话可说啊!”

曲校长微微摇了摇头,也不开口了,关于三月奖,他同样无话可说。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