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 化心结,解执念(1/2)

营地里的众人,之所以会觉得夜色忽然变浓,是因为夜巡游降下了夜幕帷帐的缘故。

这是夜巡游神职里自带的法术,只能在夜晚使用,可以影响周围人的五觉,让他们在不知不觉间,遭遇到鬼打墙一般的经历:

明明神志意识等等全都没有问题, 可偏偏就是对周围的事情看不真切、听不明白。

秦少游这么做,还是不想暴露了身份。

为此,他都没有用蜃珠。

雒城镇妖司里的人,甚至是不少雒城里的居民,都知道他秦少游在上任绵远县的时候,从灵物房里面‘借’走了一大批的灵异物品。

蜃珠便是其中之一。

他要是用了,赵小旗和他麾下的守夜人,甚至部分消息灵通点的兵丁, 恐怕都会认出或者察觉到不对劲。

到时候,即便这些人不会怀疑他是西贝货,也会知道秦少游回到了雒城。

秦少游自然是相信赵小旗等守夜人的,可是流民营地里面人员复杂,虽然收进来的人都经过了一轮筛检,但那是查验有没有中巫毒咒的,以及是人还是妖鬼。

如果有黑莲教的信徒,收敛了气息混在流民里,想要将他们分辨、逮出,难度可是非常高的。

万一赵小旗等人在认出了自己后,露出破绽,被潜伏的黑莲教信徒察觉,悄悄将消息传递出去,谁也不能保证,黑莲教里面那些狡诈的菩萨和罗汉, 就不会有所猜测与怀疑。

该谨慎的时候, 就不能浪。

夜色帷幕里,秦少游看着表情狰狞, 不停嘶吼挣扎, 想要冲脱他血气捆缚,同时死死护着怀中孩子,生怕被抢走的女尸,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把人逼成了鬼这世道,真他娘的该死!

眼看女尸的执念与情绪上了头,秦少游便知道,自己便是说破了嘴,对方也听不进去。

他干脆扭头吩咐:“和尚,你的铁钵呢?拿来用上,给她诵经,让她的情绪稳定下来。”

马和尚应了一声好,从马背的褡裢里面拿出了一只黑黝黝的铁钵。

这是他此次去益州镇妖司述职得到的奖赏。

也算是一件灵异物品了,据说曾经是某位佛门高僧用过的物件,不仅可以助人冷静,还有这提升经文的效果。

甚至在某些时候,还能当武器、暗器使。

马和尚左手捧着铁钵,右手合十放于胸前, 随着血气的灌入, 铁钵立刻发出了清脆的‘嗡’、‘嗡’声。

同时, 马和尚口诵经文,以平复女尸的情绪和执念。

在这个过程中,秦少游也没有闲着,他悄悄激活了万民伞,让民愿之力笼罩住了女尸。

民愿之力中正平和,充满了亲和力,最适合用来安抚情绪。

在秦少游与马和尚的努力下,女尸的情绪很快恢复了正常。

上头的执念也被压了下去,不再敌视秦少游与马和尚了。

不过,当听到两人说她的孩子死了,她却无法接受。

“我知道我死了,但是我的孩子还活着,你是在骗我!你们都在骗我!你们就是想要害我的孩子。哦哦哦,宝不哭,不害怕,有娘在,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你!”

女尸的情绪再度变的激动了起来,执念与尸气都在飞快飙升,甚至是超过了之前。

秦少游一看情况不对,这女尸的执念太深,光靠言语,哪怕是有铁钵、经文以及万民伞协助,也很难说动她。

必须得另想它法才行。

既然这个女尸的心结与执念,是在她的孩子身上,那就得用她的孩子来解决。

秦少游虽然不会招魂术,但他身边有的是各种人才,当即就把夜巡游叫了出来,询问道:“能把他孩子的魂魄招来吗?”

“大人,瞧您这话说的,招魂押魂,不正是我们阴差的本职活儿吗?更何况,这小孩的尸体就在眼前,招来他的魂魄不难。”

“那就赶紧行动。”

“是!”

夜巡游拱手领命,身影在秦少游的眼前化作一阵云烟消散。

只是可惜,秋容丢失的魂魄,便是他们这些阴差乃至城隍,都找不到。

十有八九是被扶桑鬼树给吞去了。

而那棵扶桑鬼树,在被左千户带回锦城后没多久,就被皇帝派人来,押运进京了。

秦少游他们想要帮着秋容找回丢失的魂魄,怕是不容易了。

好在秋容现在做个鬼修,一天天倒也挺开心。

夜巡游没有吹牛,当他回到秦少游身侧的时候,手里面还真是拉上了一个小孩。

看模样身形,与女尸怀里死死抱着的小孩尸体,一模一样。

当然,身处在夜色帷幕外面的人,则是什么都没有看见。

在他们的眼里,秦少游不对,应该是许总旗与他的亲信手下,一直在巴拉巴拉的对着女尸讲话。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