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丧尸老公爱争宠(1/2)

尤若回到房间洗漱,想到自己眼睛里住的爱人,途中还羞涩了一下,不过面上不显,心里也转眼就被她安慰过去,都相处了十几年,也算是老夫老妻,还有什么好羞涩的。

直到躺在床上,尤若最后看一眼镜子里的眼睛,才合上双眼道,“阿瑄,你出来吧。”

房间里出现了一个飘渺的身影,白色长衫加身,束了发冠的墨色长发垂至腰间,身材单薄却挺直,面上眉目俊朗,鼻若刀削,除了薄唇惨白,端得是一副清新俊逸,公子如玉的相貌。只是没人能看到,房间里唯一能看到的一个人还是个瞎子。

木瑄轻飘飘地侧躺在尤若旁边,与她面对面而睡,几千个夜晚,他就是这样守护着他的小女人一点点成长,从未离开。只是守护而已,他从未想过要让她知道自己的存在。可是,尤若太聪明,从他不小心流露出的情绪,就猜到他的存在。他怎么能无动于衷,尤若透过眼睛看他,他又何尝不是透过眼睛看尤若,看着尤若一点点成长,唤醒他尘封几千年的记忆,尤若还是他记忆中的尤若,可他却早不是曾经的木瑄。他找到尤若,只想成为她的眼,平静地看着她结婚生子,还给她一个完美的一生,仅此而已。可是他猜中了开头,却猜不到结局,他没想到尤若会爱上她的眼,仅凭着一点细微的异样,就猜到了他的存在,甚至为了引出他,不惜涉险,这种情况,他怎么还能无动于衷?

“阿瑄。”尤若移了移身子,她能感觉到离那股阴凉更近了。尤若伸手在那片阴凉处摸索,尤若看不见,木瑄却清楚地看到尤若的手穿过自己的身子,明明两人在一起,却是咫尺天涯,他们到底是做错了吗?这就是天罚吧。尤若生生世世轮回都摆脱不了天瞎,然后被遗弃,他生生世世寻找都与尤若咫尺天涯,不相见不能忘。摸索了片刻,尤若突然笑了,笑得像个孩子,和她平日里大家闺秀那种规规矩矩的微笑完全不同,即使是天瞎,木瑄还是在尤若眼中看到了灿烂星辰,尤若说,“阿瑄,真好,你就一直在我身边。”

他的悲伤,在尤若扬起的笑脸中破碎。木瑄吻了吻尤若淡青色的眼睑,这是她身上唯一不符合她大家闺秀的地方,淡青色的眼睑像是上妆的眼影,添了几分艳丽。尤若说的每句话,总能打动他的心。

尤若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她知道,刚刚木瑄吻过这里,这种和爱人心意相通的感觉,让尤若兴奋地丢掉十几年的矜持,也对着虚无的空气,亲吻了一下那片阴凉,那里是她的爱人。

看着尤若傻气的动作,木瑄没理由地感到心疼,摸了摸尤若的头发说,“对不起,若若。”他不该逃避她这么多年。

听到木瑄的道歉,尤若的身体微僵,她明白这个男人的做法,一个是人一个是鬼,他们的未来谈何容易。可是理智上明白,感情上却不接受,她为这个默默守在她身边十几年的男人,心疼不屈。尤若突然笑得张扬,语气中添了几分肆意,“阿瑄,没有你,我真的会幸福吗?”

木瑄沉默,以前的生生世世,他亲眼见过太多次尤若被抛弃,被收养,被打骂,最后孤苦伶仃一个人走上下一次轮回。而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什么都做不了。唯有这一次,他找到方法,寻到体质偏阴的尤若,成为她的眼。他以为自己的灵魂不入地狱,在人间飘荡,不消不散,是因为还欠尤若一个完整的一生。可是尤若却说,“没有你,我真的会幸福吗?”木瑄开始怀疑,他到底为什么以这种形态存在。世间的因果,他果然还是看不透。

没有听到木瑄的回答,尤若也不恼,对着只是有木瑄居住的眼睛,她都能一个人沉迷进去,何况是对着真正存在的木瑄,他只是有些沉默而已。尤若明明看不见,却还执拗地看着面前,仿佛真能看到木瑄一样,尤若开口,问出自己一直关心的问题,“阿瑄,是不是经常住在我的眼睛里,对我,对你都不好?”

木瑄一愣,他的声音干哑撕裂,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一样,“你一直都是这么聪明。”他早该明白,以尤若的聪明很快会发现,只是没想到她会发现这么早。尤若一直都是尤若,无论在哪个年代,都是惊才绝艳兰质蕙心的女人。

听了木瑄的肯定,尤若没有一丝忧心,仍然平淡如水,笑得清风明月般惑人,“那以后,你经常出来。”确定木瑄的那一刻,以往她所有的迷惑全部解开。她越来越容易招惹那些东西,原来是因为她体内的阴气越来越重。而她体内的阴气,是木瑄带来的,以前没有出现这种情况,肯定是木瑄能力尚可,还能控制。随着时间推移,他应该是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能力。最近很多次她突然醒来,都要很久的时间才能恢复光明,木瑄越来越辛苦了吧。逆天改命这种事,不是谁都能轻易做到的。尤若垂下眼睑遮住自己的眼睛,她本来就是天瞎,享受了这么多年的光明,也是足够了,她不想眼睁睁地看着木瑄耗尽魂力,他只是一个灵魂而已,万一消散,尤若不敢想象。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