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丧尸老公爱争宠(2/2)

额?顾颜不符合美人形态地抽抽嘴角,果然尤若这姑娘也是黑的,端着大家闺秀的气质,说话毫不客气,针针见血。顾颜还想再说,莫清风傻大姐的也附和了尤若一句,气得顾颜无话可说,怎么有这么猪的队友。再看看方想宁,冷着一张脸漠不关心。顾大美人气闷,难得想要敲诈尤若一顿饭。

不过,到了食堂,请客的还是尤若,不看钱多钱少,心意而已,反正以后需要她们的日子还很多。

下午上完课,尤若回到宿舍拿了自己的东西,便去了和艺术系借来的画室。

洗手焚香,尤若做得一丝不苟,像是做世上最神圣的事。铺好画纸,研好墨,尤若一手持笔一手扶腕,全心投入到画作中。

尤若生来被父母遗弃在孤儿院门口,身上只留下一袭薄被和一张写着姓名及出生日期的纸条。在孤儿院能温饱有学上已经算很不错了,至于尤若水墨画的技能,全靠天赋异禀。她第一支画笔第一张画纸第一套颜料的钱,是她一个个空瓶子捡出来的。她知道自己一旦满十八岁,依赖的就只有自己。所以她要赚钱,她想学习。她庆幸自己的爱好自己的特长正好能赚钱,因为买她画的那些人,喜欢的是她平淡没有商业气息的画。

尤若放空自己,任由自己的思维作画,清淡的墨香留下的是她的心情。很多时候,她的心情就像这幅画一样,平静无奇,却在某一处出现了格格不入的风景。她那时,是思维突然迷恍了一下。一幅清风明月桥流水图,偏偏画中多了一只未眠的荆棘鸟,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就连尤若自己都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只是随笔画了。画无十全十美,尤若画中的残缺都是格格不入的,是残缺也是美。

尤若画好,收拾好东西离开画室,才发现外面早已天黑。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艺术系的学区比较偏僻,特别是这画室,正是设在学校边缘,背靠山系,图的就是安静的好地方,而且推开窗就能欣赏窗外的层山。不过在这时候,一个人就显得特别幽静荒凉。

走廊里的灯坏了,只有远远的尽头有一盏亮着。尤若走在长廊里,远处的灯光把她的身影拉得很长,她“吧嗒吧嗒”的脚步声回荡在整条长廊里。夜晚温度有些低,特别是这种有些阴森的地方,尤若觉得背脊发凉,面上却不动声色,唯有一双眼睛氤氲着阴霾,冷漠阴森如同恶鬼般。

“阿若。”冰冷没有情绪的声音突然响起。

瞬间尤若眼中的阴霾全无,又恢复成清亮无波的双眸,抬头看了看尽头灯光里的方想宁,轻柔地笑着,“阿宁,你怎么来了?”

“一下课就不见你,这么晚,她们担心你,我来看看。”方想宁冷漠地解释几句,迎上几步和尤若并排而行。

“哦,我在画画,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其他的,尤若觉得看到方想宁,身边的温度不是那么凉了。尤若对着方想宁抿嘴一笑,“阿宁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下午走的急,忘记和她们说了。

“问的。”方想宁生硬地回一句,眼神冷冽地扫过四周,便回到尤若身上,“为什么要画画?宿舍不行吗?”

嗯?尤若没想到一向不关心其他事的方想宁竟然会问她这么私人的问题,倒也没多想就告诉了她,“我需要赚钱。”简单粗暴。

尤若是孤儿的事情,她们宿舍都知道。方想宁点点头,以她的性格,也猜不出来她是沉思还是就没话说了。尤若也不急,安静地跟在方想宁后面。

片刻,方想宁才冷漠地开口,“下次不要晚上过来。”

虽然话语依旧冷漠,但她语气中不容置疑的关心还是让尤若弯了弯眼,听话地答好。她也是再也不想晚上来这里了,白天看起来挺安静舒适的地方,怎么一到了晚上就显得阴森恐怖了呢?怪不得很容易就借到了画室,敢情是晚上都不愿意来这里呀,今天晚上还真是除了她就没一个人了。

方想宁从鼻子里应一声就带头往前走,听着方想宁别扭的关心,尤若在后边笑弯了眼,眉眼如画,丝丝含情,手指虚掩在嘴上盖住笑意,却盖不住面上芳华。虽然一直身处孤儿院尝尽人间酸甜苦辣,她的性子也冷清如秋,但这些并不会让她形成愤世嫉俗的态度。所以对待别人的善意,她还是会欣然接受,心存感激。

回到宿舍,和她们解释清楚,尤若才被放了去洗漱。浴室里雾水萦绕,尤若看着雾蒙蒙的镜子,虽然看不清切,但仍能感受到眼中的迷恋。尤若伸手盖住自己的眼睛,她总会弄清楚的。

此章加到书签